爱的天使

【巍澜】闹鬼(拯救大结局,一发完)

转载,挺好看的

红不欺也叫不敢:

  感谢qq小冰给 @羌塞塞💕 讲的鬼故事被我拿来写成了自我拯救的小甜饼,我反正被我自己的脑洞甜住了治愈了!!!


  送给你们的41集,我不管了!!!
  ——————————————————————————
  大战之后,不论是大槐树还是亚兽族禁地,和地星相连接的那扇门永永远远地关上了。


  地星,从此就真的和上面再无相干。


  特调处依旧是那个特调处,赵云澜也救了回来。此番地星一战最终胜利归来,应到七人,实到……


  沈巍终究是没能救得回来。


  世人都在感谢特调处的付出,感谢里面的英雄们的牺牲和所作所为,一面忏悔自己对特调处的误会和之前的抵触。


  但,没人知道特调处到底都经历了什么、失去了什么。


  战后,在特调处住了一段时间后,赵云澜还是忍着心痛回到了家里。


  对面门就是沈巍的家,可是,那里已经不会再有人再和自己串门、同行了。再也不会有人给自己熬粥、做饭了,有时候夜里无聊了都不再会有人过来陪自己说话了。


  紧握着手里这一大串钥匙,里面有自家的、有特调处的、有车钥匙、还有......还有沈巍家的钥匙......


  犹豫一阵后还是拿出了那一把钥匙来,打开了沈巍的家门。说实话,沈巍已经很久没有回自己家了,自从上次被沙雅破坏了之后,一直都要么住在特调处要么住自己家。一段时间没有再跨入这个门槛,居然也觉得沈巍家有些陌生了。


  想想自己还偷偷摸摸溜进来一次呢。想到那次和大庆的可笑行为,不经意间赵云澜的嘴角微微往上扬起,露出一个无奈又心酸的微笑来。


  关上门,赵云澜还是回了自己家去。脱掉外套,一屁股栽进沙发窝里,磨皮擦痒地躺着也不是坐着也不是,最后还是选择半躺半挂地靠在沙发里,望着天花板荡着腿。


  回忆着和沈巍共同作战、一起在这屋子里的美好时光,这想着想着就不知不觉睡着了。梦里,沈巍依旧西装革履、衣冠楚楚、光是从面容都尤其眉目清秀,黑框眼镜永远都规规矩矩地架在鼻梁上,一副文绉绉的读书人的样子甚是叫人喜欢。


  可是沈巍终究是......


  一阵菜香传入赵云澜的鼻腔里,着实把他给香醒了。


  啥情况,怎么会有菜香?赵云澜揉揉眼睛醒来,只看到餐桌上放着两盘还在冒热气的饭菜,香味正是从这饭菜里传出的。


  等下......谁做的?大庆回来了?


  赵云澜带着疑问走向餐桌,桌上两份美味的荤素菜,还有一碗白米饭,一双筷子正规规矩矩地放在碗上。


  赵云澜把整个家都找了个遍,的的确确没有出现第二个人,也没有大庆留下来的毛的痕迹,再说了,大庆也不会做饭。


  那是谁做的?


  管不了这么多,赵云澜只觉得肚子饿得咕咕叫。咽了几口口水之后,赵云澜犹豫着拿起了那双筷子,夹了一块肉来塞进嘴里。


  不对!这是......这是沈巍的味道!


  赵云澜不会记错,自己吃了这么久的沈巍做的饭菜,就算是蒙着眼睛自己也能吃出来这个味道。沈巍的口味很清淡,做的菜也不咸不淡也不辣,在加上自己胃不好,也只能吃一些清淡的东西。但这几道菜,一定是沈巍做的!


  赵云澜冲出家门,敲了敲沈巍的家门,敲了好几分钟还是没人应答。赵云澜再次回到自己家,带着疑惑还是将这顿饭给吃完了。


  一通电话打来,是大庆让回一趟处里。将餐盘碗筷全部丢在洗碗槽后,赵云澜便拿起手机钥匙出了门。


  夜幕降临,月亮好好挂在天上。再次回到家时,赵云澜再次震惊了。


  洗碗槽的碗筷一一被清洗得干干净净,整整齐齐地都被放心了碗柜里,厨台一滴油水都没有,干净得反出光来。


  “怎么回事……”赵云澜看着这干干净净的厨房楞得出了神。


  得,一定是自己战后太累了伤了脑子,一定是自己出门的时候洗了碗的。对对对……一定是这样没错……洗了个澡,但还是没能洗去一身的疲惫。看了会儿手机看了会儿电视,赵云澜便早早地睡下了。


  迷糊睡意中,赵云澜隐隐觉得有人站在自己床边,给自己披上了因为翻身弄掉的被子。但是自己就感觉像是被鬼压床一样,怎么都动不了身,起不来。迷迷糊糊又扭头睡了过去......


  第二天一起床,就看到床上整整齐齐地放着原本乱扔成一团,而现在被折叠得整整齐齐地衣服,另一头桌上还放着一碗粥。


  衣服整整齐齐地放在床尾,但赵云澜一看就知道这不是自己折的,这是沈巍的折叠手法。


  沈巍之前在自己胃疼的时候给自己折叠的衣服,都是两段对折然后再上下翻折,衣服右胸口永远都是正面朝上的。而自己折叠的衣服都是先上下对折然后再两头合拢,折叠好之后是后背朝上。


  粥也都还是熟悉的味道,饭粒的软和程度也都是熟悉的口感。


  沈巍!沈巍还活着!


  赵云澜将这一反应给处里的人说了,林静二话不说就表示要带着自己的最新发明去赵云澜家里看看,说不定沈巍真的还活着,只是因为某种原因不能以实体的样子出现。


  赵云澜第一次觉得,自己活了这么大半辈子,第一次觉得一个白天的时间这么漫长。林静说晚上是最适合探查的时候,所以只能等到夜幕降临,才能开始调查。自己就这么干坐在处里,一边祈祷着夜晚快些来,一边不停希望着千万不要有案子发生。


  还好,赵云澜终于等来了夜幕降临的时候。天一黑,赵云澜便带着林静赶去了自己家。


  林静小心翼翼地将自己的新设备从包里拿出来,然后将眼睛对准了设备一看究竟。 视线扫过卧室,扫过厨房,终究林静的视线直直停留在了靠阳台的位置。


  “沈...沈教授!”林静大呼起来。


  赵云澜赶紧从他手里抢过设备,套在自己头上看。果然,顺着林静的方向看去,赵云澜果然看到了那个和以前一样,穿着白色内衬蓝色马甲的沈巍。


  赵云澜放下设备,眼前却看不到沈巍。再把设备往眼前一放,沈巍便静静地站在那里含情脉脉地看着自己,嘴里还喊着自己名字,可却听不到任何声音。


  “怎么回事?为什么没有这玩意儿就看不到他了?”赵云澜一手指着沈巍站着的地方,一面盯着林静颜色地问。


  “这个设备是我的最新发明,可以看到一些我们平时肉眼无法看到的透明能量体,也就是俗称的透明人。”


  “所以,这个透明人还是有生命的吗?”


  “有,因为这些透明人要么就是汪徵那样的,要么就是一些肉体被毁了的地星人的残留能量所组成的。所以,如果能够找到和能量体吻合的材质的话,是可以做出一种激光让沈教授恢复实体的。”


  “别跟我说这些我听不懂的东西!”赵云澜忍不住急切地喊了出来,“就一句话,你做的出来这让沈巍恢复实体的东西吗?”


  “能!”林静斩钉截铁地说着。


   “做,我给你一天的时间,给我做出来。我不管你用什么办法什么材质,做不出来的话,你就可以滚蛋了。”


  “可......”


  “没有可是,现在开始计时。明天我就要沈巍完完整整地站在我面前!”


  终于在赵云澜的处处紧逼下,林静终于接受了这个严峻的任务。然后将自己关在了实验室里闭门不出,连喝水吃饭都是由其他人送进来。终于功夫不负有心人,研究了一整天的能量,终于把这盏能够恢复透明能量体的灯来。


  林静顶着个黑眼圈再次来到赵云澜家里,一边戴着自己的设备寻找着沈巍,一边拿着这盏灯来照射屋子。


  “沈教授!沈教授!”林静朝着屋子呼喊着。找到沈巍所在位置后,林静便将这盏灯直直照射在了沈巍身上。


  只见金光一闪,一团黑能量似的黑雾若隐若现出来,渐渐的形成了一个人形来。


  “沈巍!”赵云澜一把冲上去抱住了恢复成人形的沈巍,“你回来了……你回来了……太好了……我就知道你一定没死!”


  沈巍轻轻抱住有些激动的赵云澜,温柔地抚摸着他的头发和后背,“嗯,我回来了。其实我哪也没去,一直都在你身边。”

【楚留香&连城璧拉郎】白璧微瑕 章一

yutong喵:

写在前面。


我又来奇怪的拉郎组CP了。


同样之前有发过试阅片段,看起来还是有可以接受香帅和白璧这个CP的小可爱。那就慢慢写看看好了。


萧十一郎我还没看全,对原著剧情了解不太多,连城璧和沈璧君的感情线什么的,沈璧君和萧十一郎的感情线什么的,还有风四娘什么的,可能在这篇文里出现都不会太多,一笔带过吧,还是走聊天刷好感刷满生死不离就完结的模式好了,不然会出BUG。


人物设定参考了朱老师电视剧和古龙原著的综合,时间线的话现在还不能定死,我需要看看原著研究一下。但总体来说为了HE,通篇应该都是真·白璧,就算是有野心有手段也还没手上沾血吧。


香帅的话基本人设可以参考郑少秋版和张智尧版,请千万不要跟我提朱孝天那个新疆烤羊肉串的买买提版!


以及本文时常会有西门大佬和傅小雪一家子出来客串。


大概文前就啰嗦这么多吧,这一篇估计会更新的慢一些,请见谅啦!


以上。


 


·章一·


公子伴花失美,盗帅踏月留香。


夜,无垢山庄。


连城璧双手负在身后,一只手上持剑,另一只手捏了个剑诀,肃然而立。


他一身白衣胜雪,在这寒夜里大氅领口雪白的毛绒衬得他眉眼精致肤白如玉。风起的时候撩起他的衣摆露出修长身形,在皎洁月色里愈发是一副美人如玉剑如虹的绝色画卷。


无垢山庄三日前收到一份拜帖。


今晚子夜三更,来取无垢山庄绝世秘宝。


这样胆大妄为的拜帖无垢山庄没少接到,通常宵小之辈根本连山庄大门都进不来,完全不值得身为庄主的连公子亲自处理。


但这一次却不一样。


因为那拜帖下的落款。


江湖之上没有人能轻忽那人递上要取什么的帖子。


江湖之上没人能轻忽他的名字。


不仅因为这人要取什么从没失手过,也因为这人素来仗着自己一副好相貌,不仅盗物件,还盗那深闺里少女怀春的心。


江湖人送了他一个雅号。


盗帅。


楚留香。


连庄主微闭着双眼,静心敛气。他如今修为以臻化境,山庄之内每一份气韵流动都在他的神识之内,无人能够无声无息从他手下取走任何东西。


三更到了。


风变了。


连城璧猛然睁开眼,一双漆黑的眼锋锐犀利。


暗夜之中一丝幽香……


一道冷光,银白的剑锋映出连庄主如画眉眼,他迅疾无匹的刺出一剑,自认绝不可能落空。


“哎呀!”剑风过处带着笑的声音十分优雅好听,看似呼痛其实根本就是戏谑。连庄主刺出的剑并未触及血肉,一道气劲弹在剑身上,恰到好处的弹开了剑锋却又并不会反噬持剑之人而伤到对方。


连城璧的身形停顿了一息。


无垢山庄庄主连城璧少年成名,一手袖里快剑闻名江湖。当今武林之上能够如此轻描淡写化解他这一剑的不能说没有,剑神西门吹雪算一个,陆小凤灵犀一指算一个,但那都是成名江湖多年的前辈。


平辈之中想要轻轻巧巧以肉身接他一剑却毫发无损的,来人果然并不简单。


就在这一瞬的停顿间,有一身影随之闪到连庄主身后,修长的食中两指顽皮的挑起对方一缕乌发凑到鼻尖轻轻嗅了嗅发间干净的气息,薄薄的嘴唇勾着,好一派登徒子模样。


“美人啊美人,是否天下美人都如此绝情,你我怎么说也有一夜恩爱,怎么翻脸了竟然要我性命不成?”他嘴上调笑着,然而跃动之间躲闪着连庄主犀利剑锋却并不含糊。“难不成天下第一公子连庄主竟是如此始乱终弃之人吗!”


这人同样一身白衣,右手上附庸风雅的拿着一把折扇,明明是玉树兰芝的模样,但不仅嘴上说着调戏的登徒子言辞,就连那眼神也在连庄主身上身下来来回回的看着,眼神仿佛恨不得化成一双有形的双手干脆的把连庄主的一身衣服从里到外的扒得干干净净。


连城璧却不说话。


他有一双温柔而平和的眼睛,若是这样的一双眼睛含着柔情看着人时,江湖之中只怕没有几个年轻少女能够抵挡得住,便是风四娘这样见惯了市面见惯了男人又一心倾倒在萧十一郎身上的风韵女人,被这样的一双眼看着时也忍不住要激灵灵的颤栗一下。


连庄主的剑极快,但他的人却很稳。


熟识他的人都很清楚,连公子鲜少因为什么事情而表现得太过激动,太过开心,或者太过气氛。


此刻即使楚留香说出这样一番可算是调戏的无礼之言,连庄主竟然表情都没太多的变化,仍是端端正正的君子端方姿态,出剑时严守着自己的路数,脚下的步伐没有半分失调。


楚留香嘴上虽然说着不正经的话,但他的眼睛却很认真。


他本不是个没品的登徒子,风流多情固然是香帅自认有品位的性情,但勉强一个端方的良家君子却很没品——这样的底线原则香帅还是有的。


他这么说,本想着能激怒这总是平静无波的人,遗憾的是这人却不中他计,手上脚下一招一式抱元守缺十分有章法,又十分的好看。


远处已经人声鼎沸,火把汇聚成明晃晃的火龙正在向他们所在的这个房间院子里汇拢,若是再不下决断只怕不仅目的达不到,连脱身都成问题。


楚留香片刻之间做下决定,脚下腾挪闪过对面刺来一剑。


连庄主只觉得一阵异香扑面而来,眼前一暗,偌大俊颜一张已经近在咫尺。


紧接着唇上柔软相接,在他反应过来之前那人顷刻间已经在三丈之外了。


“今日已得无垢山庄至宝,楚留香必将扫榻恭候庄主大驾光临!”


 


对这位如今江湖上风头正劲的年轻公子,数日前的一夜温存并非香帅初见。


最近年来楚留香久居海外不曾回到中原,直到数月前接了酒肉朋友陆小凤传书,邀他前往万梅山庄助一臂之力——书信上写得十分严肃正经,而且笔迹凌乱看起来传书之人很是着急,着实把香帅狠狠的吓了一跳。


要知道,这普天之下,陆小凤需要帮助的事情不多,而若是真的有了必定是极难。


有陆小凤在的麻烦花满楼绝不可能放任他独自面对,但若是连花满楼相助都不能解决的话那这极难的麻烦程度还要再复杂十成。


更不要说目的地是万梅山庄。


江湖之上若是有什么合西门吹雪、陆小凤、花满楼三人之力都解决不了的事情……


楚留香接到传书之后连一息停顿都不敢有马不停蹄恨不得肋生双翼的飞到万梅山庄。可到了之后他却又恨不得能掐死这只陆三蛋算了。


这合西门大佬,陆三蛋,和花七少爷三人之力都解决不了的麻烦说大不大,说小……却又不好。


万梅山庄里新住了两位年少侠士,其中比较内向寡言的那个名唤傅红雪的少年身上有些陈年内伤,平日里生活不太影响,但若是下了水就十分容易发作导致内息不畅——简单地说就是,这年轻人水性十分堪忧。


西门大佬和陆花三人虽说都会点水,但水性只能说是平平。自己游水可以保证淹不死,但若是想要教会这水性十分堪忧的少年就很……难了。


果然是个合三人之力都不太好解决的麻烦啊。


尤其是,那黑衣的少年似乎觉得这样麻烦别人实在不好,可他又不忍心拂了三人的一番好意和殷切期盼,就只能低着头,睁大了一双干净透彻的眼睛自下而上的看着人,乖乖巧巧的抿着微红的脸颊向楚留香道了声拜托,说了句感激不尽。


还能说什么呢,自觉被会心一击的香帅只能满口答应下来并且当着西门大佬有如实质比他的剑还要犀利的眼光里保证着一定会竭尽所能倾囊相授。


楚留香坐在万梅山庄万年也不会使用一次会客用的大厅内,喝着万年也不会拿出来用一次的会客用茶具里泡的会客用的茶,满嘴的不是滋味。


陆小凤花满楼跟西门大佬关系亲近多少年的过命交情也就算了,这年纪轻轻在江湖上没什么名号的黑衣少年又是从哪里冒出来的怎么他手上拿得明明白白是花满楼正在烹茶的一套器皿——盗帅虽然没用过,或者说虽然没胆子从西门大佬的家里偷走,但却很了解那是花满楼常年留在山庄时时去用的器皿。楚留香自己到过万梅山庄次数有限,从没用过。


但这少年拿着喝水怎么这么自自然然一点都不违和呢?


没听说西门吹雪收了徒弟啊。


西门吹雪的儿子今年最多不过九岁,还在不知道什么地方的地方学艺。


可是这少年……明明白白就好像是这山庄的半个主人了。


不知道是否盗帅的眼神太过热情探究,被他看了半响的傅红雪默默的低了头,片刻后莹白如玉的小脸上居然染上了淡淡红晕。


害羞了。


站他身边的西门大佬见状虽然并未说什么,但却很亲昵的轻轻抚摸了下他一只通红的耳朵,侧了侧身挡了香帅大半视线。


多么直白的安抚和保护啊。


哦!


楚香帅多么剔透的人,这样都还不能明白这两人的关系的话那他多少年来的风流都白风流了。


行吧,西门吹雪你这个老不羞,为老不尊这么大年纪了居然给自己儿子找了个如此青春年少美貌如花……的后妈。


或者说后爹?


好在傅红雪虽然性格不算外向,但人极其聪明悟性又高,自身修为也好,内力深厚。学起凫水来也不过几日功夫,就得到香帅亲自验收保证,就算是去海外也肯定没什么问题。


要说西门吹雪这人实在是不招人结交,也不知道陆小凤是怎么能够跟这么个大冰山当了如此多年的朋友——大功告成之日,西门庄主二话不说迫不及待的带着傅红雪连告别都没留下就走得连背影都看不见了。


卸磨杀驴也不必这么快吧!


楚留香看着那远去的一骑绝尘暗自咬牙下定决心,日后西门大佬再有所求一定不管他了!


还是花满楼虽然也有心急但依然礼数周全的送上了一坛他自己酿制的佳酿之后简单地解释了他们走的如此急的缘由。


傅红雪内伤沉积日久,似乎当初被江湖人一路从大漠追杀到江南的那段时日里消耗太甚,内力压不住内伤,一时发作起来竟是一发不可收拾。原本据他自己说,早些年时发作不太频繁,只有气极了累极了伤极了或者误食了某几种特定东西之后才会发作。可自从大漠归来之后,短短三个月的时间里竟然已经发作了十次上下。


年轻人一派伤惯了不必在意忍忍就过去了的淡然,却把西门大佬心疼得许多日夜不能安枕。


终于他与花满楼多方打听又钻研医书总算得到了一个治疗良方,却需要傅红雪深入一处药泉之中,在药泉内由人助力调息治疗——傅小雪自打出生也没见过多少水泊,旱鸭子一只异常严重,在水里闭气的时间连路小佳一半都不如。


否则当年他也不至于在浅浅的蝴蝶泊里差点淹死还要马芳铃渡气救他了。


这才有了陆小凤邀请香帅前来的缘由。


如今他练就闭气凫水的技能,西门吹雪自然是迫不及待心急如焚的要带他尽快赶去将内伤彻底根治,也省的他不时发作受苦。


花满楼这样解释的时候,一旁陆小凤并路小佳正忙忙碌碌收拾行装,看样子也是即刻就要启程的样子。


香帅本也不是小心眼计较的人,当下送了他们一程,分道之后就想着去喝喝花酒,会会自己的红颜知己,换换心情。


可惜,花酒没喝成,楚香帅倒是捡到了中了敌人黑手的连庄主一只。


要说连庄主江湖阅历不可谓不丰富,为人正派武功更是不必说,平日里出行也身边带着不少护卫。


这一次不知是什么宵小之辈手段如此高明,竟然能用迷药放倒了连庄主欲图不轨。


饶是香帅许久不过问中原武林事,也还是知道无垢山庄连城璧最近几年的名声鹊起,当下收拾了宵小好好地把连庄主送了回去,还效仿世外高人,做好事不留名,悄悄的送。


 


是以连庄主并不知道。


他只以为江湖上久负盛名的楚留香其实根本就是个实实在在的登徒子。


楚留香都走了许久,院子里家丁护卫看着依旧站在屋顶上一动不动的自家庄主纷纷连大气都不敢喘一声。


香帅轻功多么厉害,倏忽来去轻薄了连庄主倒也没被人看出端倪。


可是庄主平日里一张温润如玉的俊颜此时忽而通红忽而黑得堪比锅底,实在可怕的很,又有谁敢在这个时候上去触他眉头。


又过了良久,连城璧轻轻吐出一口浊气,抬头看着远处天际,已经隐隐能够看见一线晨曦。


连庄主抖了抖手中宝剑,挽了个剑花纳剑入鞘,一展身形轻巧的落在院中。


“都散了吧。”他淡淡的说。


这个院子本是他自己的院子,方才他一直站着的屋顶也是他自己寝居的屋顶。


连庄主遣散了院子里的家丁护院,一步一步不疾不徐的走上屋子的台阶。


忽而他回头,又看了看远方的天际,红润的嘴唇勾起了一个好看的笑来……


 **********************************************************


TB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