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的天使

【楚留香&连城璧拉郎】白璧微瑕 章一

yutong喵:

写在前面。


我又来奇怪的拉郎组CP了。


同样之前有发过试阅片段,看起来还是有可以接受香帅和白璧这个CP的小可爱。那就慢慢写看看好了。


萧十一郎我还没看全,对原著剧情了解不太多,连城璧和沈璧君的感情线什么的,沈璧君和萧十一郎的感情线什么的,还有风四娘什么的,可能在这篇文里出现都不会太多,一笔带过吧,还是走聊天刷好感刷满生死不离就完结的模式好了,不然会出BUG。


人物设定参考了朱老师电视剧和古龙原著的综合,时间线的话现在还不能定死,我需要看看原著研究一下。但总体来说为了HE,通篇应该都是真·白璧,就算是有野心有手段也还没手上沾血吧。


香帅的话基本人设可以参考郑少秋版和张智尧版,请千万不要跟我提朱孝天那个新疆烤羊肉串的买买提版!


以及本文时常会有西门大佬和傅小雪一家子出来客串。


大概文前就啰嗦这么多吧,这一篇估计会更新的慢一些,请见谅啦!


以上。


 


·章一·


公子伴花失美,盗帅踏月留香。


夜,无垢山庄。


连城璧双手负在身后,一只手上持剑,另一只手捏了个剑诀,肃然而立。


他一身白衣胜雪,在这寒夜里大氅领口雪白的毛绒衬得他眉眼精致肤白如玉。风起的时候撩起他的衣摆露出修长身形,在皎洁月色里愈发是一副美人如玉剑如虹的绝色画卷。


无垢山庄三日前收到一份拜帖。


今晚子夜三更,来取无垢山庄绝世秘宝。


这样胆大妄为的拜帖无垢山庄没少接到,通常宵小之辈根本连山庄大门都进不来,完全不值得身为庄主的连公子亲自处理。


但这一次却不一样。


因为那拜帖下的落款。


江湖之上没有人能轻忽那人递上要取什么的帖子。


江湖之上没人能轻忽他的名字。


不仅因为这人要取什么从没失手过,也因为这人素来仗着自己一副好相貌,不仅盗物件,还盗那深闺里少女怀春的心。


江湖人送了他一个雅号。


盗帅。


楚留香。


连庄主微闭着双眼,静心敛气。他如今修为以臻化境,山庄之内每一份气韵流动都在他的神识之内,无人能够无声无息从他手下取走任何东西。


三更到了。


风变了。


连城璧猛然睁开眼,一双漆黑的眼锋锐犀利。


暗夜之中一丝幽香……


一道冷光,银白的剑锋映出连庄主如画眉眼,他迅疾无匹的刺出一剑,自认绝不可能落空。


“哎呀!”剑风过处带着笑的声音十分优雅好听,看似呼痛其实根本就是戏谑。连庄主刺出的剑并未触及血肉,一道气劲弹在剑身上,恰到好处的弹开了剑锋却又并不会反噬持剑之人而伤到对方。


连城璧的身形停顿了一息。


无垢山庄庄主连城璧少年成名,一手袖里快剑闻名江湖。当今武林之上能够如此轻描淡写化解他这一剑的不能说没有,剑神西门吹雪算一个,陆小凤灵犀一指算一个,但那都是成名江湖多年的前辈。


平辈之中想要轻轻巧巧以肉身接他一剑却毫发无损的,来人果然并不简单。


就在这一瞬的停顿间,有一身影随之闪到连庄主身后,修长的食中两指顽皮的挑起对方一缕乌发凑到鼻尖轻轻嗅了嗅发间干净的气息,薄薄的嘴唇勾着,好一派登徒子模样。


“美人啊美人,是否天下美人都如此绝情,你我怎么说也有一夜恩爱,怎么翻脸了竟然要我性命不成?”他嘴上调笑着,然而跃动之间躲闪着连庄主犀利剑锋却并不含糊。“难不成天下第一公子连庄主竟是如此始乱终弃之人吗!”


这人同样一身白衣,右手上附庸风雅的拿着一把折扇,明明是玉树兰芝的模样,但不仅嘴上说着调戏的登徒子言辞,就连那眼神也在连庄主身上身下来来回回的看着,眼神仿佛恨不得化成一双有形的双手干脆的把连庄主的一身衣服从里到外的扒得干干净净。


连城璧却不说话。


他有一双温柔而平和的眼睛,若是这样的一双眼睛含着柔情看着人时,江湖之中只怕没有几个年轻少女能够抵挡得住,便是风四娘这样见惯了市面见惯了男人又一心倾倒在萧十一郎身上的风韵女人,被这样的一双眼看着时也忍不住要激灵灵的颤栗一下。


连庄主的剑极快,但他的人却很稳。


熟识他的人都很清楚,连公子鲜少因为什么事情而表现得太过激动,太过开心,或者太过气氛。


此刻即使楚留香说出这样一番可算是调戏的无礼之言,连庄主竟然表情都没太多的变化,仍是端端正正的君子端方姿态,出剑时严守着自己的路数,脚下的步伐没有半分失调。


楚留香嘴上虽然说着不正经的话,但他的眼睛却很认真。


他本不是个没品的登徒子,风流多情固然是香帅自认有品位的性情,但勉强一个端方的良家君子却很没品——这样的底线原则香帅还是有的。


他这么说,本想着能激怒这总是平静无波的人,遗憾的是这人却不中他计,手上脚下一招一式抱元守缺十分有章法,又十分的好看。


远处已经人声鼎沸,火把汇聚成明晃晃的火龙正在向他们所在的这个房间院子里汇拢,若是再不下决断只怕不仅目的达不到,连脱身都成问题。


楚留香片刻之间做下决定,脚下腾挪闪过对面刺来一剑。


连庄主只觉得一阵异香扑面而来,眼前一暗,偌大俊颜一张已经近在咫尺。


紧接着唇上柔软相接,在他反应过来之前那人顷刻间已经在三丈之外了。


“今日已得无垢山庄至宝,楚留香必将扫榻恭候庄主大驾光临!”


 


对这位如今江湖上风头正劲的年轻公子,数日前的一夜温存并非香帅初见。


最近年来楚留香久居海外不曾回到中原,直到数月前接了酒肉朋友陆小凤传书,邀他前往万梅山庄助一臂之力——书信上写得十分严肃正经,而且笔迹凌乱看起来传书之人很是着急,着实把香帅狠狠的吓了一跳。


要知道,这普天之下,陆小凤需要帮助的事情不多,而若是真的有了必定是极难。


有陆小凤在的麻烦花满楼绝不可能放任他独自面对,但若是连花满楼相助都不能解决的话那这极难的麻烦程度还要再复杂十成。


更不要说目的地是万梅山庄。


江湖之上若是有什么合西门吹雪、陆小凤、花满楼三人之力都解决不了的事情……


楚留香接到传书之后连一息停顿都不敢有马不停蹄恨不得肋生双翼的飞到万梅山庄。可到了之后他却又恨不得能掐死这只陆三蛋算了。


这合西门大佬,陆三蛋,和花七少爷三人之力都解决不了的麻烦说大不大,说小……却又不好。


万梅山庄里新住了两位年少侠士,其中比较内向寡言的那个名唤傅红雪的少年身上有些陈年内伤,平日里生活不太影响,但若是下了水就十分容易发作导致内息不畅——简单地说就是,这年轻人水性十分堪忧。


西门大佬和陆花三人虽说都会点水,但水性只能说是平平。自己游水可以保证淹不死,但若是想要教会这水性十分堪忧的少年就很……难了。


果然是个合三人之力都不太好解决的麻烦啊。


尤其是,那黑衣的少年似乎觉得这样麻烦别人实在不好,可他又不忍心拂了三人的一番好意和殷切期盼,就只能低着头,睁大了一双干净透彻的眼睛自下而上的看着人,乖乖巧巧的抿着微红的脸颊向楚留香道了声拜托,说了句感激不尽。


还能说什么呢,自觉被会心一击的香帅只能满口答应下来并且当着西门大佬有如实质比他的剑还要犀利的眼光里保证着一定会竭尽所能倾囊相授。


楚留香坐在万梅山庄万年也不会使用一次会客用的大厅内,喝着万年也不会拿出来用一次的会客用茶具里泡的会客用的茶,满嘴的不是滋味。


陆小凤花满楼跟西门大佬关系亲近多少年的过命交情也就算了,这年纪轻轻在江湖上没什么名号的黑衣少年又是从哪里冒出来的怎么他手上拿得明明白白是花满楼正在烹茶的一套器皿——盗帅虽然没用过,或者说虽然没胆子从西门大佬的家里偷走,但却很了解那是花满楼常年留在山庄时时去用的器皿。楚留香自己到过万梅山庄次数有限,从没用过。


但这少年拿着喝水怎么这么自自然然一点都不违和呢?


没听说西门吹雪收了徒弟啊。


西门吹雪的儿子今年最多不过九岁,还在不知道什么地方的地方学艺。


可是这少年……明明白白就好像是这山庄的半个主人了。


不知道是否盗帅的眼神太过热情探究,被他看了半响的傅红雪默默的低了头,片刻后莹白如玉的小脸上居然染上了淡淡红晕。


害羞了。


站他身边的西门大佬见状虽然并未说什么,但却很亲昵的轻轻抚摸了下他一只通红的耳朵,侧了侧身挡了香帅大半视线。


多么直白的安抚和保护啊。


哦!


楚香帅多么剔透的人,这样都还不能明白这两人的关系的话那他多少年来的风流都白风流了。


行吧,西门吹雪你这个老不羞,为老不尊这么大年纪了居然给自己儿子找了个如此青春年少美貌如花……的后妈。


或者说后爹?


好在傅红雪虽然性格不算外向,但人极其聪明悟性又高,自身修为也好,内力深厚。学起凫水来也不过几日功夫,就得到香帅亲自验收保证,就算是去海外也肯定没什么问题。


要说西门吹雪这人实在是不招人结交,也不知道陆小凤是怎么能够跟这么个大冰山当了如此多年的朋友——大功告成之日,西门庄主二话不说迫不及待的带着傅红雪连告别都没留下就走得连背影都看不见了。


卸磨杀驴也不必这么快吧!


楚留香看着那远去的一骑绝尘暗自咬牙下定决心,日后西门大佬再有所求一定不管他了!


还是花满楼虽然也有心急但依然礼数周全的送上了一坛他自己酿制的佳酿之后简单地解释了他们走的如此急的缘由。


傅红雪内伤沉积日久,似乎当初被江湖人一路从大漠追杀到江南的那段时日里消耗太甚,内力压不住内伤,一时发作起来竟是一发不可收拾。原本据他自己说,早些年时发作不太频繁,只有气极了累极了伤极了或者误食了某几种特定东西之后才会发作。可自从大漠归来之后,短短三个月的时间里竟然已经发作了十次上下。


年轻人一派伤惯了不必在意忍忍就过去了的淡然,却把西门大佬心疼得许多日夜不能安枕。


终于他与花满楼多方打听又钻研医书总算得到了一个治疗良方,却需要傅红雪深入一处药泉之中,在药泉内由人助力调息治疗——傅小雪自打出生也没见过多少水泊,旱鸭子一只异常严重,在水里闭气的时间连路小佳一半都不如。


否则当年他也不至于在浅浅的蝴蝶泊里差点淹死还要马芳铃渡气救他了。


这才有了陆小凤邀请香帅前来的缘由。


如今他练就闭气凫水的技能,西门吹雪自然是迫不及待心急如焚的要带他尽快赶去将内伤彻底根治,也省的他不时发作受苦。


花满楼这样解释的时候,一旁陆小凤并路小佳正忙忙碌碌收拾行装,看样子也是即刻就要启程的样子。


香帅本也不是小心眼计较的人,当下送了他们一程,分道之后就想着去喝喝花酒,会会自己的红颜知己,换换心情。


可惜,花酒没喝成,楚香帅倒是捡到了中了敌人黑手的连庄主一只。


要说连庄主江湖阅历不可谓不丰富,为人正派武功更是不必说,平日里出行也身边带着不少护卫。


这一次不知是什么宵小之辈手段如此高明,竟然能用迷药放倒了连庄主欲图不轨。


饶是香帅许久不过问中原武林事,也还是知道无垢山庄连城璧最近几年的名声鹊起,当下收拾了宵小好好地把连庄主送了回去,还效仿世外高人,做好事不留名,悄悄的送。


 


是以连庄主并不知道。


他只以为江湖上久负盛名的楚留香其实根本就是个实实在在的登徒子。


楚留香都走了许久,院子里家丁护卫看着依旧站在屋顶上一动不动的自家庄主纷纷连大气都不敢喘一声。


香帅轻功多么厉害,倏忽来去轻薄了连庄主倒也没被人看出端倪。


可是庄主平日里一张温润如玉的俊颜此时忽而通红忽而黑得堪比锅底,实在可怕的很,又有谁敢在这个时候上去触他眉头。


又过了良久,连城璧轻轻吐出一口浊气,抬头看着远处天际,已经隐隐能够看见一线晨曦。


连庄主抖了抖手中宝剑,挽了个剑花纳剑入鞘,一展身形轻巧的落在院中。


“都散了吧。”他淡淡的说。


这个院子本是他自己的院子,方才他一直站着的屋顶也是他自己寝居的屋顶。


连庄主遣散了院子里的家丁护院,一步一步不疾不徐的走上屋子的台阶。


忽而他回头,又看了看远方的天际,红润的嘴唇勾起了一个好看的笑来……


 **********************************************************


TBC

评论

热度(112)

  1. 爱的天使yutong喵 转载了此文字